专题首页 |  环保公众网首页 | 新 闻  | 行 动  | 生 活  | 关于我们

葛蕴珊:
北京理工大学机械与车辆学院 博士 教授

主要研究方向
内燃机环境污染与控制研究

主要项目
主持制定北京市地方标准“DB11/121 柴油车加载减速烟度排放标准”;
作为专家组长主持北京市在用柴油车加载减速烟度排放测试设备的认证工作;
主持编写“北京市在用柴油车加载减速烟度排放测试设备的认证技术条例”;
参加制定GB 3847-2005《车用压燃式发动机和压燃式发动机汽车排气烟度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负责家在其中加载减速烟度排放测量方法的编制工作;
主持北京市科委项目“在用车排放检测技术研究”;
主持制定北京市地方标准“DB11/184-2003 非道路用柴油机排气污染物限值及测量方法”、“DB11/185-2003 非道路用柴油机排气可见污染物限值及测量方法 ”
葛蕴珊采访

  记者:您能介绍一下机动车尾气中有哪些污染物吗?
  葛蕴珊:机动车我们大类分为汽油车和柴油车,如果从法规控制的角度,汽油车主要排放一氧化碳,碳氢和氮氧化物。柴油车除了这三种污染物以外,还有颗粒物,就是我们通常能看到的柴油车冒的黑烟。如果我们开车的时候经常急加速,急踩油门,那么这个时候机动车排放的污染物还会更多。

  记者:清洁空气行动计划重点任务分解表中提到,2013年要制定出台汽油出租车六年强制报废标准,以及出租车继续更换三元催化器。请问三元催化器是什么?
  葛蕴珊:三元催化器是汽油车主要的一个污染控制装置,装在排气系统当中的。这个装置把发动机燃烧产生的一氧化碳、碳氢跟氮氧同时转化成无害的二氧化碳、水还原为氮气的一种装置。三元催化器从国一的时候就开始使用,对污染物的控制效率可以达到90%以上,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汽油机之所以比柴油车污染少,最重要的贡献就是三元催化器的使用。

  记者:为什么要强调出租车继续更换三元催化器呢?
  葛蕴珊:三元催化器是有一定的使用年限的,一般来说它的保质期是八万公里,如果机动车的行驶里程超过八万公里,那么这个装置会老化,失效,直接的后果就是机动车污染物排放会增加。出租车是营运车辆,一般一辆车一年能跑12万公里,如果不及时更换三元催化器,即使这辆车购买时是符合国四国五标准的,但随着行驶里程的增加,催化剂老化,这个汽车可能跟国一的就差不多了,甚至还不如国一的。但是这个时候你换上一个新的催化剂,车的排放又基本上能达到国四新车的一个水平,当然我们催化剂要选的比较好。这次,北京市提出这个对出租车辆三元催化器的强制更换措施,我认为是非常必要和有效的。

  记者:在清洁空气行动计划重点任务分解表中,对于重型柴油车治理这方面提出来了一个要安装颗粒捕集器,您能介绍一下这方面的知识吗?
  葛蕴珊:柴油车跟我们汽油车相比排放的最大污染物,也就是老百姓看到的黑烟,它的黑烟就是颗粒物,这个颗粒物要彻底消除,一个技术措施就是使用颗粒捕集器,颗粒捕集器就像一个口罩的东西,装在柴油机的系统当中去,可以把99%以上的黑烟或者颗粒都普及到这个颗粒捕集器当中。通过它的再生技术把颗粒物烧掉,不让它排到大气当中去,对人体产生危害。所以这个是所有柴油机最终要采用的一个技术。颗粒捕集器对颗粒物的净化效率可能达到99%以上,甚至更高,有的颗粒捕集器颗粒排放可以跟汽油车相当了,使用这个技术我们柴油车颗粒物的排放可以大大降低,对缓解北京市的PM2.5的污染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清洁空气行动计划中还提到了对生物柴油的使用,请您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葛蕴珊:生物柴油是一种可再生的能源,它是从餐饮废油或者是植物油或者其他的油当中通过酯化反应生成的一种可再生的能源。在使用当中可能对这个颗粒物或者PM2.5也有一定的降低,所以在我们这个清洁空气行动计划重点任务分解表中,也明确提出来了,在未来的几年当中要逐渐增加生物柴油的使用。生物柴油的使用可以降低再用柴油车的颗粒物的排放。

  记者:能不能谈谈淘汰老旧车的必要性?
  葛蕴珊:因为我们这个车的总量在增长,如果旧的这不淘汰,我们新增的车虽然排放很好,但是也是增加了排放的总量。但是我们如果把老旧车淘汰了,至少淘汰一辆国一或者国二的车,他一辆排放可能顶几十辆国五的车,可以给新车腾出来排放控制的一个空间。而且排放标准越来越高,淘汰一辆老旧的国一、国二的车,相当于我们可能几十辆国五车排放的一个总量,总的来说排放总量是下降的,最起码是缓慢增长。所以淘汰老旧车对改善空气质量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目前我市正在研究加重外地车高峰时段进城违法这个处罚,那么控制外地车辆与北京市控制机动车污染有和关系呢?
  葛蕴珊:外地车辆和北京市的车辆还是有一些不同的地方,首先执行的排放标准不同,外地是四阶段,我们是五阶段,这个排放本身就有比较大的一个差距。第二,使用的油品不同,外地的油跟我们差距也比较大,所以外地的车的排放比北京的车要严重,对外地车辆进行管控,对改善空气质量也是有很大的好处的。另外,我觉得问题比较突出的是外地柴油车,因为外地的柴油车从今年刚开始实施国家四阶段的标准,因为之前都是三阶段的标准,我们北京是五阶段的标准,差两个阶段。所以颗粒物排放就比较严重了。第二个,如果他用了外地的油,外地的油的硫含量比北京要高的多,他本身产生的颗粒物也比较多,这也加大了北京治理PM2.5的难度。

  记者: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怎样减少机动车尾气排放的污染?
  葛蕴珊:这个问题可能比较大,第一个是交通的控制,基础交通设施的改善。第二个就是我们市民可能要有一个公共交通的意识。我们自己驾车的时候要有一个良好的驾驶习惯,现在可能也到处在提倡绿色驾驶,有很多改善这个排放驾驶的小窍门,大家可以去学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