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能冷清的来?
  天下着雨,延庆县香营镇,一户临街的人家。我们即将结束在此地的7份问卷调查。
  本来,应该是都完成了的,可是有一位大婶在接受调查快到一半的时候,被她的丈夫强行终止。她的丈夫姓张,据说50多岁,个子高大,头顶有点脱发,穿戴很整齐。张大叔说打死他他也不相信我们是从城里来的正经人。
  在给张大叔出示了我们的工作证、身份证之后,他还是不相信。用他的话说:“城里来的除了推销的就是领导,你们如果不是推销的,那就应该是领导了?再咋的也应该有镇里、村里的人陪着啊?哪能这么冷清?”其他的村民也都同意他的话。
任凭我们再怎么和张大叔解释,他就是不相信,还拿出一部老式相机对着我们几个人前后左右的照个没完,说是要给我们曝光。
  回想这几天走街串巷的调查,我们一行六位工作人员,的确没有什么排场,有的就是一辆金杯车,几个小板凳,身穿单位以前搞活动时发的环保宣传背心。可这也不能说我们是冒充的啊?
  怪我们来的太冷清?还是乡亲们习惯了“报告准备三天,下来只能一篇,回去报告上边”的视察形式?张大叔不同意自己的老婆接受调查,我们也不能强行。一本工作证和一封介绍信比起前呼后拥的场面真的就那么缺乏说服力吗?
 
主办单位:
北京市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

 

协助单位:
北京社会心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北京市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 webmaster@bjee.org.cn
技术支持:北京中研世纪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