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救救房山

 

  承包给私人经营的周口店大队煤矿,一名矿工卸下煤后,正推车返回矿井。到房山,特别是到了周口镇、佛子庄、河北镇等地区,无论你站在那里,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角度,第一感觉都会认为,这里的环境太差,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房山房山,房屋后面就是山,靠山吃山!”这里的人把山当成了摇钱树:在山上开小煤窑、挖花岗岩、石灰石、溶洞石等等。沿途你都会看到水泥厂、石灰窑、石厂和隆隆而过大卡车,可谓“黑烟冲天滚、扬尘蔽眼目,铁锤钢钻震耳聋”。据群众反应,房山有长沟峪、周口大队、车厂等公家开的煤矿至少五六个,另还有算私人开采;水泥厂、石灰窑、石厂数不清。他们从来不敢在外凉衣物(因为衣服在外凉后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喝的水有异味;街巷卫生(各扫“门前雪”)是雨天污水横流,晴天尘土飞扬。当地百姓真心希望能够找回往日的青山绿水。

  长沟峪煤矿,煤矸石堆出了一个个黑黑的新山头。到房山,特别是到了周口镇、佛子庄、河北镇等地区,无论你站在那里,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角度,第一感觉都会认为,这里的环境太差,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房山房山,房屋后面就是山,靠山吃山!”这里的人把山当成了摇钱树:在山上开小煤窑、挖花岗岩、石灰石、溶洞石等等。沿途你都会看到水泥厂、石灰窑、石厂和隆隆而过大卡车,可谓“黑烟冲天滚、扬尘蔽眼目,铁锤钢钻震耳聋”。据群众反应,房山有长沟峪、周口大队、车厂等公家开的煤矿至少五六个,另还有算私人开采;水泥厂、石灰窑、石厂数不清。他们从来不敢在外凉衣物(因为衣服在外凉后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喝的水有异味;街巷卫生(各扫“门前雪”)是雨天污水横流,晴天尘土飞扬。当地百姓真心希望能够找回往日的青山绿水。

  昼夜不停的选煤厂,噪声四传,粉尘飞扬。到房山,特别是到了周口镇、佛子庄、河北镇等地区,无论你站在那里,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角度,第一感觉都会认为,这里的环境太差,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房山房山,房屋后面就是山,靠山吃山!”这里的人把山当成了摇钱树:在山上开小煤窑、挖花岗岩、石灰石、溶洞石等等。沿途你都会看到水泥厂、石灰窑、石厂和隆隆而过大卡车,可谓“黑烟冲天滚、扬尘蔽眼目,铁锤钢钻震耳聋”。据群众反应,房山有长沟峪、周口大队、车厂等公家开的煤矿至少五六个,另还有算私人开采;水泥厂、石灰窑、石厂数不清。他们从来不敢在外凉衣物(因为衣服在外凉后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喝的水有异味;街巷卫生(各扫“门前雪”)是雨天污水横流,晴天尘土飞扬。当地百姓真心希望能够找回往日的青山绿水。

  开采中的私人小煤窑。到房山,特别是到了周口镇、佛子庄、河北镇等地区,无论你站在那里,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角度,第一感觉都会认为,这里的环境太差,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房山房山,房屋后面就是山,靠山吃山!”这里的人把山当成了摇钱树:在山上开小煤窑、挖花岗岩、石灰石、溶洞石等等。沿途你都会看到水泥厂、石灰窑、石厂和隆隆而过大卡车,可谓“黑烟冲天滚、扬尘蔽眼目,铁锤钢钻震耳聋”。据群众反应,房山有长沟峪、周口大队、车厂等公家开的煤矿至少五六个,另还有算私人开采;水泥厂、石灰窑、石厂数不清。他们从来不敢在外凉衣物(因为衣服在外凉后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喝的水有异味;街巷卫生(各扫“门前雪”)是雨天污水横流,晴天尘土飞扬。当地百姓真心希望能够找回往日的青山绿水。
 
 
  围墙,煤矸石,水槽,近在咫尺。到房山,特别是到了周口镇、佛子庄、河北镇等地区,无论你站在那里,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角度,第一感觉都会认为,这里的环境太差,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房山房山,房屋后面就是山,靠山吃山!”这里的人把山当成了摇钱树:在山上开小煤窑、挖花岗岩、石灰石、溶洞石等等。沿途你都会看到水泥厂、石灰窑、石厂和隆隆而过大卡车,可谓“黑烟冲天滚、扬尘蔽眼目,铁锤钢钻震耳聋”。据群众反应,房山有长沟峪、周口大队、车厂等公家开的煤矿至少五六个,另还有算私人开采;水泥厂、石灰窑、石厂数不清。他们从来不敢在外凉衣物(因为衣服在外凉后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喝的水有异味;街巷卫生(各扫“门前雪”)是雨天污水横流,晴天尘土飞扬。当地百姓真心希望能够找回往日的青山绿水。
 
 
  连绵青山因开采而失去昔日风采。到房山,特别是到了周口镇、佛子庄、河北镇等地区,无论你站在那里,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角度,第一感觉都会认为,这里的环境太差,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房山房山,房屋后面就是山,靠山吃山!”这里的人把山当成了摇钱树:在山上开小煤窑、挖花岗岩、石灰石、溶洞石等等。沿途你都会看到水泥厂、石灰窑、石厂和隆隆而过大卡车,可谓“黑烟冲天滚、扬尘蔽眼目,铁锤钢钻震耳聋”。据群众反应,房山有长沟峪、周口大队、车厂等公家开的煤矿至少五六个,另还有算私人开采;水泥厂、石灰窑、石厂数不清。他们从来不敢在外凉衣物(因为衣服在外凉后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喝的水有异味;街巷卫生(各扫“门前雪”)是雨天污水横流,晴天尘土飞扬。当地百姓真心希望能够找回往日的青山绿水。
 
 
  一座座大山被分割成大小不同的石块、石板、石条,源源不断地送往石材销售市场、施工现场、石膏厂和水泥厂。到房山,特别是到了周口镇、佛子庄、河北镇等地区,无论你站在那里,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角度,第一感觉都会认为,这里的环境太差,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房山房山,房屋后面就是山,靠山吃山!”这里的人把山当成了摇钱树:在山上开小煤窑、挖花岗岩、石灰石、溶洞石等等。沿途你都会看到水泥厂、石灰窑、石厂和隆隆而过大卡车,可谓“黑烟冲天滚、扬尘蔽眼目,铁锤钢钻震耳聋”。据群众反应,房山有长沟峪、周口大队、车厂等公家开的煤矿至少五六个,另还有算私人开采;水泥厂、石灰窑、石厂数不清。他们从来不敢在外凉衣物(因为衣服在外凉后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喝的水有异味;街巷卫生(各扫“门前雪”)是雨天污水横流,晴天尘土飞扬。当地百姓真心希望能够找回往日的青山绿水。
 
 
  由于无度开采,造成紧挨公路的山体大面积滑坡。到房山,特别是到了周口镇、佛子庄、河北镇等地区,无论你站在那里,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角度,第一感觉都会认为,这里的环境太差,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房山房山,房屋后面就是山,靠山吃山!”这里的人把山当成了摇钱树:在山上开小煤窑、挖花岗岩、石灰石、溶洞石等等。沿途你都会看到水泥厂、石灰窑、石厂和隆隆而过大卡车,可谓“黑烟冲天滚、扬尘蔽眼目,铁锤钢钻震耳聋”。据群众反应,房山有长沟峪、周口大队、车厂等公家开的煤矿至少五六个,另还有算私人开采;水泥厂、石灰窑、石厂数不清。他们从来不敢在外凉衣物(因为衣服在外凉后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喝的水有异味;街巷卫生(各扫“门前雪”)是雨天污水横流,晴天尘土飞扬。当地百姓真心希望能够找回往日的青山绿水。
 

  浓烟滚滚的水泥厂比比皆是,高大烟囱冒出刺鼻的烟气,周边的百姓苦不堪言。到房山,特别是到了周口镇、佛子庄、河北镇等地区,无论你站在那里,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角度,第一感觉都会认为,这里的环境太差,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房山房山,房屋后面就是山,靠山吃山!”这里的人把山当成了摇钱树:在山上开小煤窑、挖花岗岩、石灰石、溶洞石等等。沿途你都会看到水泥厂、石灰窑、石厂和隆隆而过大卡车,可谓“黑烟冲天滚、扬尘蔽眼目,铁锤钢钻震耳聋”。据群众反应,房山有长沟峪、周口大队、车厂等公家开的煤矿至少五六个,另还有算私人开采;水泥厂、石灰窑、石厂数不清。他们从来不敢在外凉衣物(因为衣服在外凉后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喝的水有异味;街巷卫生(各扫“门前雪”)是雨天污水横流,晴天尘土飞扬。当地百姓真心希望能够找回往日的青山绿水。
 
 

  沿108国道向北行进,沿途的石膏厂、水泥厂随处可见。到房山,特别是到了周口镇、佛子庄、河北镇等地区,无论你站在那里,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角度,第一感觉都会认为,这里的环境太差,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房山房山,房屋后面就是山,靠山吃山!”这里的人把山当成了摇钱树:在山上开小煤窑、挖花岗岩、石灰石、溶洞石等等。沿途你都会看到水泥厂、石灰窑、石厂和隆隆而过大卡车,可谓“黑烟冲天滚、扬尘蔽眼目,铁锤钢钻震耳聋”。据群众反应,房山有长沟峪、周口大队、车厂等公家开的煤矿至少五六个,另还有算私人开采;水泥厂、石灰窑、石厂数不清。他们从来不敢在外凉衣物(因为衣服在外凉后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喝的水有异味;街巷卫生(各扫“门前雪”)是雨天污水横流,晴天尘土飞扬。当地百姓真心希望能够找回往日的青山绿水。

  牛山膏灰厂周边一片灰白。到房山,特别是到了周口镇、佛子庄、河北镇等地区,无论你站在那里,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角度,第一感觉都会认为,这里的环境太差,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房山房山,房屋后面就是山,靠山吃山!”这里的人把山当成了摇钱树:在山上开小煤窑、挖花岗岩、石灰石、溶洞石等等。沿途你都会看到水泥厂、石灰窑、石厂和隆隆而过大卡车,可谓“黑烟冲天滚、扬尘蔽眼目,铁锤钢钻震耳聋”。据群众反应,房山有长沟峪、周口大队、车厂等公家开的煤矿至少五六个,另还有算私人开采;水泥厂、石灰窑、石厂数不清。他们从来不敢在外凉衣物(因为衣服在外凉后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喝的水有异味;街巷卫生(各扫“门前雪”)是雨天污水横流,晴天尘土飞扬。当地百姓真心希望能够找回往日的青山绿水。
 

  往来车流,带起飞扬尘土。到房山,特别是到了周口镇、佛子庄、河北镇等地区,无论你站在那里,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角度,第一感觉都会认为,这里的环境太差,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房山房山,房屋后面就是山,靠山吃山!”这里的人把山当成了摇钱树:在山上开小煤窑、挖花岗岩、石灰石、溶洞石等等。沿途你都会看到水泥厂、石灰窑、石厂和隆隆而过大卡车,可谓“黑烟冲天滚、扬尘蔽眼目,铁锤钢钻震耳聋”。据群众反应,房山有长沟峪、周口大队、车厂等公家开的煤矿至少五六个,另还有算私人开采;水泥厂、石灰窑、石厂数不清。他们从来不敢在外凉衣物(因为衣服在外凉后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喝的水有异味;街巷卫生(各扫“门前雪”)是雨天污水横流,晴天尘土飞扬。当地百姓真心希望能够找回往日的青山绿水。

  房山大气污染、生态破坏仍在继续。到房山,特别是到了周口镇、佛子庄、河北镇等地区,无论你站在那里,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角度,第一感觉都会认为,这里的环境太差,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房山房山,房屋后面就是山,靠山吃山!”这里的人把山当成了摇钱树:在山上开小煤窑、挖花岗岩、石灰石、溶洞石等等。沿途你都会看到水泥厂、石灰窑、石厂和隆隆而过大卡车,可谓“黑烟冲天滚、扬尘蔽眼目,铁锤钢钻震耳聋”。据群众反应,房山有长沟峪、周口大队、车厂等公家开的煤矿至少五六个,另还有算私人开采;水泥厂、石灰窑、石厂数不清。他们从来不敢在外凉衣物(因为衣服在外凉后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喝的水有异味;街巷卫生(各扫“门前雪”)是雨天污水横流,晴天尘土飞扬。当地百姓真心希望能够找回往日的青山绿水。谁来救救房山?!
 
 
主办单位:
北京市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

 

协助单位:
北京社会心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北京市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 webmaster@bjee.org.cn
技术支持:北京中研世纪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