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为何这么难

  北京公众环境意识问卷调查已经接近尾声,在问卷中有一道题这样问:“您所在的小区是否实行了垃圾分类,如果已经实行,您认为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垃圾分类投放?”,一道在我们工作人员看来很容易回答的问题,每一位接受调查的居民却有自己的看法。

  大兴区黄村镇林校北里小区的张先生:垃圾分类当然是应该的了,我们也都赞成。刚开始在我们小区宣传搞垃圾分类的时候,大家都很配合,真的是在自己家里把厨房的菜叶、剩饭装在一个袋子,废纸、酒瓶单装在一个袋子、能够卖钱的易拉罐自己收着,其他的按照可回收利用和不可回收利用分别扔到楼下的垃圾桶。可是时间长了,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不是大伙不愿意分类扔,而是因为我们发现,即使我们居民分类扔了,可是清楚垃圾的人来了以后,还是把所有垃圾都一古脑的全放在垃圾车上,这太让我们居民失望了。大家都觉得是上当受骗了。

  房山区佛子庄黑龙关村李大爷:我有时候和女儿一起住在房山(县),她们那个小区好,门口有个木头箱子,谁家有了用完的电池就扔在里边,时间长了还有人收走。我们这里,别说村子了,就是镇里面也没有,都说废电池不好,可是我们也不能天天把它放在自家抽屉里吧,要是在村支书放个那样的箱子就好了。

  房山区良乡北潞园小区赵女士:小区倒是有废旧电池回收箱,可是总也有人把里面的电池收走,有次下雨都泡湿了,与其这样,还不如在我家里放着呢!

  在调查中,我们发现,绝大多数居民都知道应该实行垃圾分类,即使不懂得如何对垃圾进行分类的人,也会在生活中把能够卖钱的废品和剩菜剩饭等厨余垃圾分开放,大多数农村人都回把自家用不着的旧衣服送给别人。但是,也有绝大部分的人对于小区内形同虚设的分类垃圾桶和清洁工人在收集垃圾是将各种垃圾混在一起的做法极为不满。

   北京从1998年就开始垃圾分类试点,所有的垃圾中转站、垃圾运输车,包括环卫工人使用的清洁车上都写着“实行垃圾分类,保护生态环境”的标语,真希望社会各个阶层都能促成这一理想的实现。

 

它山之石:日本人的垃圾分类

 日本的横滨近日将垃圾分类的门类从5种上升到10种,为了帮助市民按照新规定倾倒垃圾,该市向市民们发放了一本27页的关于如何给垃圾分类的手册。该手册重点部分包含的详细说明竟然有518条之多。

    详细的规定如:废弃的唇膏和口红内的物质要放到可燃烧物品里;而“当唇膏用完时”,唇膏和口红的外管,就要归入“塑料制品”或“小型金属”。在扔掉一个壶或罐子之前要用卷尺量一量:小于12英寸的,就要归为小型金属容器;大于12英寸的,就应该归为大体积垃圾。

    袜子呢?如果只有一只,那就算是可燃烧物品。如果是一双,那就归为旧衣物,只要这双袜子“没有穿破,并且左右脚搭配刚好”。不要了的领带也可以扔进废旧衣物里,但只有“洗净并且晾干”之后才可以。

    从2004年10月起,65岁的内木须美所在的地区就被作为早期的试点地区之一,开始实行将垃圾分为10类回收的新方法。她说:“一开始这确实比较困难,我们还不能习惯这种做法。我甚至要戴着老花镜才能将垃圾正确地归类。”

    相对于美国努力将垃圾分为几类的状况而言,日本或许提供了一种未来日常生活模式的尝试。在一场全国性的减少垃圾、增加回收的运动中,社区、办公楼、小城镇以及大都市都正在增加垃圾分类的种类,有时候甚至多到令人头晕目眩的程度。

    事实上,拥有350万人口的横滨,与日本四个主要岛屿中最小的四国岛山上仅有2200人的上胜市相比,在这方面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作为减少垃圾的主要行动之一,上胜市早在4年前就将垃圾分类的种类确定为34种。后来又逐步把垃圾分类的种类增至44种。

    在日本,分类和回收垃圾这一长期运动的目的就在于要减少最终焚烧的垃圾数量。

    专家们表示,与直接倾倒垃圾相比,更加环保的分类回收处理方法可能更加昂贵,但是分类回收的成本并不比焚烧垃圾的成本高。

    对于横滨而言,其目标是在未来5年时间里,将垃圾焚烧率降低30%。但上胜市的目标更加雄心勃勃,它们计划在2020年彻底消灭垃圾。

    上胜市官员表示,在过去4年里,当地焚烧垃圾的数量减少了一半,而垃圾回收率提高到了80%。上胜市的每个家庭都有一个政府资助的垃圾处理用具,利用这个处理用具,回收者可以将生垃圾变成混合肥料。

    在一个垃圾站,上胜市的居民们都必须把垃圾分门别类地放在垃圾处理站的44种不同类型的垃圾箱内。这些垃圾箱负责收集豆腐盒子、放鸡蛋的纸板箱、塑料瓶盖及一次性筷子、荧光灯管和蒲团等等任何垃圾。

    在最近的一个清晨,76岁的时元雅治开着他的垃圾车来到回收站,熟练地把棕色瓶子放到相应的垃圾箱里,然后把干净的瓶子放进其相应的垃圾箱里。他仔细查看每个垃圾桶上的标签,以便确定哪个是放铝制品的,哪个是放铁制品的。一旦无法弄清某种垃圾的种类,他就会呆呆地站上一分钟,然后喃喃自语道:“这个原来应该放这里的。”

    大约15分钟后,时元先生弄好了。他说,随着新的垃圾政策的实施,整个城镇显得更加干净了,尽管他同时补充道:“这样的确很麻烦,但我不能将垃圾随便扔在山里(上胜市坐落在山上),因为那是违法的。”

    在镇上和乡下,每个人都互相认识,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使人们互相监督对垃圾进行分类。然而在城市,并非每个人都遵守垃圾分类法,或许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守法,因此能否按规定分类投放垃圾就被看做是评判一个城市的市民是否有责任心的标志。

    在横滨,自从2004年开始在一些社区进行垃圾分类以来,一些居民便不再把垃圾扔在自家小区的垃圾箱里。而公园和便利店的垃圾箱就开始被来路不明的未经分类的垃圾袋填满。

    “鉴于此,我们已停止在公园放置垃圾箱。”横滨市家庭垃圾处监督垃圾分类促进工作的正木藤平这样说道。

    作为垃圾回收的监护者,一支由目光锐利的志愿者组成的遍布全日本的监察队,搜索违法的垃圾袋,寻找诸如汽油票之类的证据,并提醒其主人采用正确的方法处理垃圾。

    在这些志愿者中,一家小型保险公司的所有者60岁的谷山光晴是最具有“责任心”的一个了,每天早晚他都会开车围绕着自己的地区寻找分类错误的垃圾。他会在回收站贴上这样的通知:“某某先生,您的垃圾分类方法是错误的。请改正。”

    他和他的助手们走遍了这一地区的每一块土地。2004年10月,新的垃圾分类政策开始生效。当时,56岁的宫野由美子和她的邻居都等待着这一时刻。

    宫野说,现在90%的人都遵守垃圾分类法,但令她惊讶的是,那些不遵守的人往往是“知识分子”,例如住在街区上的某个大学教授或航空公司的官员。

    在一幢100户人家居住的公寓大楼里,在垃圾被回收以前,志愿者川井先生一直在回收点仔细检查是否有分类错误的垃圾。这类垃圾很容易识别,因为每个垃圾袋子都标明了规定的用途以及编号。一般来说大家都能遵守规矩。

    一对年轻的夫妇一向把垃圾分错类。于是川井先生拿着他们的“罪证”敲他们的门时,他们每次都说,“真对不起,我们会小心的。”

    最终,甚至连川井先生这位笑容和蔼、慈祥的77岁老爷爷,也对他们忍无可忍了。

    “他们的公寓是租来的,所以我曾经问房东‘能否让他们搬家’?”川井先生带着毫不掩饰的得意神情回忆说,结果在两个月前那对不守规矩的夫妇终于被赶走了。

 
主办单位:
北京市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

 

协助单位:
北京社会心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北京市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 webmaster@bjee.org.cn
技术支持:北京中研世纪科技有限公司